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115期
旷世之恋 温婉动人———评电影《归来》

 

    在《归来》中,张艺谋删繁就简、返朴归真,不再借助浓烈色彩,摈弃煽情,洗尽铅华,用细腻的笔触讲述一个穿过岁月的爱情故事。故事的情节简单,在文革时代的洪流中,陆焉识冯婉瑜相爱却不能相见,陆焉识结束平反后从劳改地回家,等待他二十年的妻子冯婉瑜却因患心因性失忆认不出他来了,可悲的是陆焉识施尽浑身解数也未能让深爱他的妻子复忆,还得陪着妻子去接站等候“陆焉识”归来。整部影片没有夸张的色彩,没有跌宕的情节,也没有突出的批判,《归来》像潺潺的溪水,静静的流淌,呈现一个时代创伤,十分克制而不夸张的展现心灵伤痕,又十分朴实而有分寸的传递悲情。

    这部电影既是片中特殊年代人物多舛命运的情感归来,也是张艺谋自《英雄》扯起商业大旗多年之后的一次文艺心灵的轮回。影片朴素的风格、人文的情愫、静谧的叙事、爆发的内力,铺排成一曲温婉动人、哀而不伤的情诗。特殊年代撕裂的家庭、泯灭的人性,在文革结束后平静如水的日子里用记忆的方式重现,在平静中透露着一股苍凉和无奈。

   《归来》是一部只有现实,不诉来历的电影,它的目的不在于历史叙事,而在于描述一种纯洁美好的人性。冯婉瑜在片中罹患失忆症,巩俐将病理性“痴”和等待丈夫的“痴心”都用眼神和看似木讷的动作来呈现。剧本中的台词非常精炼。在冯婉瑜对丈夫物品的坚守、对往事的不断重述中,一段情史渐渐浮出水面。陆焉识从一开始不甘心自己被妻子认错成其他人,到后来选择了等待和不离不弃,扮演热心念信人,等待妻子恢复记忆,一段感人至深、相濡以沫的情感透过大银幕呈现给每一位观众。男主人公不懈地努力,用尽各种方法试图唤起妻子的记忆,传递一种浓浓爱意,旷世之恋直戳柔软心壁。整个影片就像一幅水墨画,层层渲染,不断推开。

   《归来》用极简主义的方式,不张扬不炫技,不唯形式和色彩论,看似不合潮流且有些老套陈旧,却带来了繁华落尽后的平实隽永。整部影片,除了女儿丹丹那身大红衣裳外,几乎都是蓝色、黑色和白色,这种看似素净简洁的色调背景,实则与相依相守的感情相互衬托,相得益彰,展现出一个情绪饱满、隐忍内敛的《归来》。

    陈道明和巩俐的演技炉火纯青,每个眼神,每滴眼泪,每个细小的动作,都是淋漓尽致。从影片开始陆焉识雨夜逃回家与冯婉瑜相隔在走廊与室内,门里门外两颗心灵与眼神的碰撞与百转纠结,复杂的心理刻画丝丝入扣,到平反归来后,亲人因失忆而形同陌路的守望与苦楚,都被陈道明巩俐表演的淋漓尽致。冯婉瑜对丈夫的痴心一片和奋不顾身,对女儿的不原谅和冷处理,巩俐把内心最孤独的一个人物刻画得最到位。

    影片结尾陆焉识推着冯婉瑜冒着大雪来到火车站,陆焉识举着写有“陆焉识”的牌子接自己,冯婉瑜依旧用期盼的眼神寻找“陆焉识”,他们天天见面,却从未相见。这种“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的开放式设置是本片的最大妙笔,引发观者无限遐想和对人性更深入的思考。

(总裁办 韩丽红)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