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牌四十周年特刊
回忆深处有鹰牌
张永农
    作为建陶企业的一面旗帜,鹰牌已经走过了整整40年的发展历程。在他们即将隆重举行40周年庆典的大喜日子里,7月29日,我收到了《鹰之声》主编游慧怡发给我的一份邮件:为《鹰牌成立40周年纪念特刊》撰稿的邀请函。

    依照常理,收到此类约稿信的作者,都会为约稿方大唱赞歌,为他们增添喜庆气氛。
 
    但是,这一次,却勾起我一段“招是惹非”的“痛苦”记忆!
 
    这段个人“痛苦”的记忆,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鹰牌的成功与们们的创始人———庞润流先生是密不可分的。

    1989年3月28日,我创办了佛山市陶瓷工贸集团公司的企业报———《陶城报》。服务对象主要是佛陶集团。至1992年9月10日,经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陶城报》向国内外公开发行,国内统一刊号为CN44-0130Q。虽然她的主管单位和主办单位仍然是佛陶集团,但由于是国内外公开发行,从理论上说报道范围已经可以突破佛陶集团。但是,报纸刚开始报道集团以外的内容,读者从感情上不肯接受,并立刻引起非议。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曾经辉煌一时的国有企业佛陶集团开始衰落,一大批乡镇集体企业却趁此“机遇”迅速发展壮大。庞润流领导的鹰牌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在鹰牌陶瓷的鼎盛时期,“庞润流”几乎就是其“代名词”。

    1994年,原佛山市石湾美术陶瓷工艺厂转制并改名为佛山市石湾鹰牌陶瓷集团公司。在总经理庞润流的带领下,短短几年时间,就有“鹤立鸡群”之势。
 
    在陶瓷行业“一起(鹰牌)一落(佛陶) ”的现实中,我深入研究与思考了个中缘由,但始终不得要领。

    1995年9月的一天,我冒着被婉拒的尴尬,十分冒昧地上门拜访了庞润流。在采访前,他对我“约法三章”:采访可以,但不能记录,不能在报纸上发表。我未置可否地绕开了这个话题。单刀直奔主题。

    好在庞也是性情中人,没聊几句就打开了他的话匣子。我说:“听别人说你庞润流好大胆!”他即该打断了我的话:“谁说的?”
 
    我马上接过话头说,佛陶集团好多厂从国外引进设备,都是通过香港的中介公司牵线搭桥,与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家的设备制造商联系,前往考察、参观,然后签订合同购买。可是你庞润流引进设备,却不找香港中介公司,自己买了机票就跑到国外去购买自动生产线设备,“还说不大胆”?
 
    这段话一下子就激起了他的谈兴。
 
    庞润流说:“我这人从来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亲自跑到意大利,看生产厂、看设备制造厂,买什么不买什么自己说了算。可以省一大笔中介费,又可以不买国内亦能制造的一部分配件,比全线引进化算多了。”
 
    接着他又如数家珍般地向我介绍了他倡导的、有别于国有企业的改革措施。
 
10月6日,我就在《陶城报》头版刊发了《庞润流不承认自己大胆》的长篇通讯,介绍了庞润流倡导的一系列改革举措。
 
    没想到这篇被读者认为是替“外企”“唱赞歌”的文章,在佛陶集团内部引起了喧然大波!一时间骂声一片,其中最“难听”的是说我是佛陶的“叛徒”;是想为“投靠庞润流出卖佛陶”……
 
    现在事情过去将近20年了!我趁此机会翻出“旧帐”,最大的希望是谁也不要“对号入座”,权当笑谈。则幸甚!
    祝庞润流和老一辈鹰牌人健康、幸福、快乐!
 
    祝新一辈鹰牌人健康、幸福、快乐!
 
    祝鹰牌集团越来越红火!
(作者系行业资深老前辈,《陶城报》创始人)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