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牌四十周年特刊
鹰牌——心窗中美好的风景
乔富东 
    记得1989年3月份,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毕业分配中心催交毕业落户单位意向表。当时为了落实工作单位,搭车去到佛山石湾镇。清柯有个车站,石湾公园有个车站,附近还种着稻田之类的。我第一个去询问的,便是鹰牌陶瓷厂———当时叫石湾陶瓷工艺厂,在门口传达室,负责招聘的人事科科长接待的,看完简历,立马拍板:马上过来吧,秋天出国引进生产线,你可以加入出国学习队伍!心中为之一振!
当时,珠海有个单位也想要我去,又听了鹰牌人事科“我们是集体编制,没有干部身份”的坦白,贪图“改革开放最前沿”的虚名,选择之下去了珠海发展。一年后,工作与专业始终对不上,犹豫半年之后最终调动到佛陶集团建国陶瓷厂。

 
    这是我与鹰牌的第一次结缘。之后,鹰牌像心目中的女神一样,尽管失之交臂,却是心窗中曾经为之心动过的风景,不曾在心灵的深处放低她,所以默默关注。

 
    鹰牌给我的第二次触动,是在1995年。当时建陶产品供不应求,90%的陶瓷厂,销售大厅就是一字排开:开票收钱为主。然而,鹰牌已经有了营销意识,把厂部二楼、三楼,全部装修成一个个样板间,各种产品搭配在一起,灯光一照,效果非常好。当时,很多佛陶人,肯于放下架子,冒着被保安喝斥、检查登记、冒犯自尊等风险,在中午午休的时候,偷偷溜进去,看一下,觉得“美轮美奂”、胜过自己“十倍”不止。
鹰牌给我的第三次触动,当属生产出全石湾最早的一片抛光砖。许多人也许不知道,当时的渗花抛光砖,是二次烧成的;而且,最早的抛光砖,是普通的斑点耐磨砖演变而来,渗花抛光砖,则必须二次烧成(当时,主要是一次砖坯强度不够,破损大)。到后来,鹰牌抛光砖一发不可收拾,抛光砖“还可以”弯成圆弧,很多高级酒店的大厅立柱,花重金购买圆弧抛光砖,装饰立柱。对工艺技术非常注重的我,当时觉得鹰牌成了技术“巅峰”的代表了。
 
    之后,鹰牌上市;鹰牌把石湾公园整个规划为“会所”,很多石湾榴苑工人早上去喝茶的“荷园茶楼”没有了,鹰牌的成长扎扎实实“侵略”到了佛陶很多人的生活。

 
    再之后,我进入钻石集团销售内务部,当时厂部为各地经销商“异地设仓”,而鹰牌则是“直销仓”,也是诸多争论,各有利弊,上级让我一定摆清楚各自的优缺点,鹰牌又一次搅动我的神经。
 
   有一年春节后,又一则爆炸新闻出来:鹰牌给每个车间主任二十万买汽车!这在普通工人月收入只有一千五百元的时候,人们都惊呆了:厂长敢给,主任也敢拿敢借!

 
    后来,佛陶集团上市不成功,再后来,各个子集团纷纷转制或者破产,三万陶瓷从业人员一夜之间下岗。许多“事后诸葛亮”纷纷指责“国有”体制的弊端;这时候,总有人会说:你说佛陶是国有企业,官僚主义,人家鹰牌也是国有体制,人家怎么不见破产、还越发展越好呢?指责的人,也就哑口无言了。
 
    是啊,为什么鹰牌越发展越好呢?
 
    南庄老板们下海承包陶瓷厂成功后,很多鹰牌第一任老领导们辞职、退休,干起私人陶瓷企业,也是极为高调的:“一下子在高明摆起了8台大压机!”惊得佛陶人合不拢嘴!结果,人家的私企也是越开越好。
    刻在我记忆中的还有:现任总裁林伟先生,离开鹰牌和重新回归;“晶聚合”产品高调上市;鹰牌在原来金意陶租赁的厂房旧址,开创电商创意产业园等等。
 
   在建陶行业最近二十年长足发展中,尽管出现了不少“巨无霸”的大型陶瓷企业,但是他们的技术和管理权威,始终在我心目中没有超过鹰牌。

    鹰牌,是我心窗中美好的风景。
 
   在她四十周年庆典之际,双手合十,祝愿她一如既往地顺利并继续成为引领整个行业的先锋!
 (作者系佛山市陶瓷学会副理事长、《佛山陶瓷》杂志和《创新陶业》报社长)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