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84期
吃鱼的感慨
    小的时候,家住深山里,四面环山,仅有一条破破烂烂的公路与外界相通,冬天大雪倾城的时候,公路不能走,我们便基本与外界隔绝。

    山中生活,愁穿不愁吃,山货很多,山鸡、野猪多得是,但是水产却少得出奇,鱼类仅有皖鱼、草鱼、罗非鱼等几个品种,海鱼一年也不见几次有卖。因此,我们那里的人都不懂如何做鱼,只会随便蒸着来吃。偏偏我父母不知哪来的迷信,说吃鱼可以让人聪明伶俐。为了让我读书聪明,便常常买鱼来蒸,把鱼切成一“碌碌”,将葱、姜、芜茜等放在鱼上一同蒸熟,这样蒸出来的鱼散发一股鱼腥和熟葱的恶臭味。我父母每次都逼着我吃,而且要吃完一“碌”才行,不吃就打我。他们不知道,我是多么地恶心于这种味道。每次吃完,我都借口躲到屋外,忍也忍不住地呕吐起来,直呕到黄胆水都出来,呕完就进屋找牙膏刷牙。他们到现在还会说起,我小时候每次吃完鱼,整只牙膏都被我刷完啦,没少打我啊!

    当我离开父母,到山外读高中时,我的心情是欢快的,因为寄宿是吃食堂的,我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再也不用和那散发恶臭的鱼作斗争,因为有这个阴影,我自高中到大学毕业工作的八、九年里,一次也没吃过鱼。

    我对吃鱼的改观,是从我到顺德工作后开始的。顺德是粤菜的发源地,特别是在做鱼方面,花式多多。这时的我特别好奇,原来鱼可以有这么多种吃法,竟还可以生吃,还可以将鱼做得像艺术品一样。每次和同事出去吃饭,他们都点鱼,每次别人叫我趁热吃的时,我总是淡淡地笑着,并不动筷。后来,我的一个男同事发现了我的问题,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我小时候吃鱼的恐惧告诉他。他哈哈大笑,说,我们顺德人做鱼是出名的,多少国家领导人来顺德参观,席宴上必定有鱼,那是你爸妈不懂做而已,你就以偏盖全,错过了!你试着吃,不好吃我买一箱牙膏给你刷牙,说罢,不容我推脱,硬夹块鱼给我,我怀着怵怵的心情一试,哈,竟然不难吃,没有那种恶心的熟葱和腥味,只觉得鲜嫩清甜,非常可口。我那同事说,蒸鱼的刀功、火候、配料、佐料都很讲究,一个上乘的粤菜师傅都要练上好几年功夫才能蒸出一条恰到好处的鱼来,自然不是我们那小山区的人可比的。

    此后,我有意尝试鱼的多种吃法,煎蒸焖煮炖,还有生吃都试过,竟发现,最可口的,还是我当初觉得最恶心的清蒸。同样是鱼,做法不同,味道却天壤之别。我因为童年吃鱼的阴影,封闭了内心,这么多年,竟然错过了美味。看来,我以后还是要勇于尝试才行。(顾清风)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