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视界》(原《鹰之声》第117期)
当我们谈设计时我们谈的是什么
近两年来,即使是最传统、最缺乏变化的行业,也开始重视设计的研究与实践。消费者期待看到更好的设计,企业也希望通过优质的设计,提升自身产品的用户体验、易用性、以及品牌美誉度。

此时,我想说,当我们谈论设计的时候我们谈的是什么?
 
当我们谈设计的时候,谈的是设计原理

当我们谈论设计时,必定谈及设计理论的三大原理——平构、色构、立构。

提到平面设计:必然会想到节奏、动感、进深;想到对称与平衡;想到比例与适度;想到对比与协调;想到重复与交错;想到点、线、面;想到单形和复形;想到形的骨骼单位与分类;想到对比;想到变异;想到肌理;想到错觉与空间;想到重构。
 
提到色彩设计:必然会想到三原色;想到光源色、固有色、环境色;想到明度、纯度;想到间色与复色;想到色相分类;想到色彩冷暖的强、中、弱对比;想到色彩的调和原理;想到色彩混合;想到色彩的均衡;想到色彩主从;想到色彩感觉;想到色彩象征——
 
提到立体设计:必然会想到实体与虚体;想到量感;想到空间感;想到场力;想到肌理的形态、触觉与精神;想到材料;想到加工方法;想到半立体;想到线材的立体;想到面材的立体;想到块材的立体;想到集聚构成;想到仿生构成——
 
当我们谈设计的时候,谈的是商业与人文

当我们谈论设计时,会谈到现代设计起源,自然绕不开包豪斯。在设计理论上,包豪斯提出了三个基本观点:①艺术与技术的新统一:②设计的目的是人而不是产品:③设计必须遵循自然与客观的法则来进行。但是,现代主义设计艺术却体现了功能主义原则,最初几乎是为了二战后的现代商业而诞生。它的特点在于形式跟随功能,去除干扰和装饰。设计的出发点是功能,讲究设计的科学性、方便性和成本核算。
这些观点对于工业设计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使现代设计逐步由理想主义走向现实主义,即用理性的、科学的思想来代替艺术上的自我表现和浪漫主义。

进入 20 世纪 60 年代,西方发达国家从战争的困境中走出来,新材料、新能源大量出现。设计艺术也逐渐摆脱了现代主义单一的设计样式和统一的设计理念,走向多元化和多品味的发展方向。当时,设计领域对现代主义设计艺术的反叛和批评已经开始。“后现代主义设计”最早出现在建筑领域.而后发展到包括产品设计等广泛的领域,主张设计形式多样化;反理性主义,关注人性;注重产品的人文含义,更加强调人文与技术相交融的思想,让功能性与艺术性得到统一。
 
当我们谈设计的时候,谈的是哲学

走到今天,我们谈论设计已经不单单是形式方面的问题,更多的涉及精神、涉及到世界真理的探寻。

    原研哉在《设计中的设计》中说,
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与洞察能力

 设计成为我们观察和认知世界的一种方式,设计并不是仅仅只有制造出新奇的东西才算创造,在我们熟悉的日常生活中也蕴含着无数设计的可能。

人们在与世界的交流中,是以多种感官为介质,目前设计与技术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设计中信息的传达变得隐秘,不再通过强烈的视觉冲击来吸引,而是慢慢的渗透到人的感知中,在人们还没注意到其存在时,成熟、精密、有力的传达已经悄然完成。

 
当我们谈设计的时候,谈的是信仰

最终,当以一个设计者的身份来谈论设计的时候,设计首先必须是具备朝圣者气质,设计师必须是一个朝圣者。

怀着敬畏的心,解释信仰是朝圣者的使命。

很多人把电影《冷山》和《乱世佳人》放在一起讲,那是鬼话!除了里面提到同一场战争之外,它们没有任何可比之处。《乱世佳人》讲的是一个爱活着的人的故事,而《冷山》讲的是一个藐视生存的人的故事。不论是英曼还是艾达,如果他们都能有象郝思嘉那样的求生欲望的话就不会有那么悲惨的结局。有多少次,英曼可以停下来,那样,他不会死。但是只要他停下来,哪怕内心还爱着艾达,他就不是一个朝圣者,他也不是导演安东尼要表达的那种人。

《冷山》里那个把小说当早餐的艾达,原本有足够的资本比郝思嘉活的更好,但是她没有!她之所以学会生存活下来,仅仅是因为她冥冥中看见英曼朝她走来,他们就是对方心里的神,在朝圣的路上不断的彼此靠近,一个设计师以及他的设计作品就应该具备这种朝圣者的执着,永不停止。

    同一个导演,《英国病人》获得
69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摄影、最佳剪辑、最佳电影配乐、最佳音乐、最佳美术指导、最佳服装设计9项大奖电影《冷山》却没有成为主流作品,欣赏导演安东尼·明格拉的平静,他说“《冷山》没有达到伟大的地步,我想原因很多,但就我个人来说,我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因为这部电影非常诚恳”

这是一个朝圣者应有的平静,还有高傲,设计也应该如此。(设计总监闫蕾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