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87期
风尘水
    一缕风,一粒尘,一滴水,凝为风尘水,追随着浪迹天涯的风尘过客。
 
    从前的嗒嗒马啼声,从前的冷清驿站台,从前的风尘水。

    如今,已是斗转星移,又是改了容颜,又是易了流光,又是手里黄昏,又是面上夕阳。

    然而,唯一不变的,却是从前的风尘水———惹人愁的风尘水。

    平静的心,胡乱着的宿命。 

    任由她的二胡,拉着青衫的调子,嘶哑又动情的天簌之音。
 
    只因识得其中的辛酸、苦楚与无奈,索性便自嘲了一回:好好活着,纵然是彻骨的绝望,也要念着飘缈的希望。

    带着点流浪的喜悦,就这样一去不回。却不知,曾有的情不自禁,卸下一时任性的残妆,只是身不由己。

    心灰意懒之际,轻唱韩曲:飘摇曲折的爱情逐渐随风而逝,像星月般的沉入山涧,即使已累积千年的感情痕迹,犹如镌刻在晨霜中,纵然美丽,也会逐渐消失,我伫立在宽广的苍穹,遥望大海,我心随楚江,流往海的深处消失。

    低沉浑厚的哼唱中,流淌着没有休止符的浪漫与美妙。可是,这段情越是浪漫越美妙,离别最是吃不消。不忍处,唯有笑着,即使是笑得那么的凄然,却不失真。

    天性使然,何错之有呢? 

    一朝羁旅路,十年风尘水。天涯寻梦,犹豫淡然,留待惆怅后,浊酒一杯,家已万里,谁人醉?谁心碎?

    也许,早习惯了孤独相随,坦然的微笑面对,便不再在乎什么是是非非的恩怨,也不在乎什么名名利利的煎熬,但求得性灵的无拘、无束与无碍。

    自由自在地来去天地间无牵挂,闲云野鹤般,哪怕是漂泊不定的天涯路、在所难免的风尘水,或是遥遥无期的男儿梦。

    也罢,生性放荡不羁、率性而为的孤儿郎,注定与红红囍字我无缘。只有酒,这个不离不弃不爱不恨的情妇,能敌过若即若离的一切:功名、利禄、情人的梦。

    风依然,尘依然、水依然,依然着的风尘水,依然着的风尘客。

    人懒懒的,心淡淡的,记得那几句感叹万千的绝好诗:两脚踏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冲冠一怒为红颜,马革裹尸是英雄。死后事非谁管得?骨朽人间骂未销。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禅心一任娥眉妒,佛说原来怨是情。雨笠蓑翁归去也,归去也,与人无爱亦无嗔。

    倘若狂野傲骨如斯,心魔不生,便不再有世上的不悦与不满。

    风尘,流浪,何去何从呢?
 
    犹记,离家的那刻,父亲送行的一串鞭炮,劈呖啪啦的响过,回头一望,弥漫的烟雾里,年迈的身影,再见的人,心突然不由自主地发酸,好凄凉地想哭!

    当初潇洒地挥挥手,背脸过去,只为掩饰别离的伤感,却不知不争气的泪如雨下,情如潮涌。

    别后,一路风尘仆仆,却不知何处才是接风洗尘的临时客栈。形单影只的,让人怜惜。

    也曾挽过纹的手,却错过了后的肩,等到回首时,纹的泪在流,后的影在逝,徒伤了二人的心。

    也许,天生不是情造,不是那鸳鸯一派,不算那相思一概,也就不入情痴一脉。 

    总是心有所感的说着一些难过的话,虽然知道很不应该,但不能自欺欺人地违心。谁让自个儿天生是个感性的人,凡事由着性子,连自己的情绪也左右不了呢。

    红尘里,今天哭,明日笑,不求有人能明了,一生骄傲;酒放旁门,情舍左道,浪迹天涯,将梦寻找。

    千余年前的风尘水,依然游荡在茫茫又永恒的天地间,唯有千余年间,来来去去的风尘客在角逐着、形影不离着……

(马 九)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