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95期
爸爸
  这几天,爸爸病了,是因为一个原本可以避免的意外。我不能去责备爸爸的粗心,因为爸爸所有的伤痛都是为了我和妹妹。其实又何止是爸爸,妈妈更是承受了无数这样的大大小小的伤痛。

  自小从爸爸的板子下走出来,小学以前对爸爸的印象就是高高举起的板子;初中过后,我对爸爸的印象就越来越模糊了,印象中他总是在每个过年的前夜回家,带回全家过年的快乐,带回我来年上学所要支付的学费,而爸爸就在年与年的连接间离我好像越来越远了。我走出那个养育了我无数长辈的山村;离开了小时候被我认为是天堂的小镇,因为那里有我最喜欢吃的零食;穿过弥漫着粉尘和黑色烟雾的县城,和积聚起我一生中最美丽闪亮友谊的高中校园。我的世界在不断的扩大,我在不断的抛弃原本属于我的蔽塞、狭隘、惊恐与无助;我的世界里爸爸的身影越来越遥远和模糊了,因为每一次打电话回家,和爸爸的谈话只有短短几分钟,少了和奶奶、妈妈聊天的温馨,少了和妹妹聊天的欢快,跟爸爸的谈话好像是上下级之间工作的汇报和部署,简洁有力,硬得像刀。
 
  我与爸爸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开始只是从我的家门口到村口小学的校门口那么远,100多步;后来是6公里,每个星期我要骑半个小时自行车回家,连接起我和爸爸的距离;后来是25公里,四十分钟汽车,一个半小时自行车,我和爸爸却只能在年末见面,我开始真的远离我的爸爸了;再后来是1200公里,第一次要坐火车回家,哐当哐当的火车撞击铁轨的声音要在耳边响15个小时才能回到家乡,然后再坐一个小时汽车才能回到分别许久的家,然后在一个叫假期的日子里度量爸爸回家的时间以及爸爸离开家的时间。现在我测量不到我和家之间的距离,就像我不能确切知道的未来,我只能知道我和我的家乡之间的距离是2100公里,可是我却不知道怎样回家了,我和我的爸爸已经距离那么远了,远到我爸爸不知道怎样教我回家的路,远到我也不知道我和爸爸到底有多远。
 
  也许,很长时间以来我已经没有感觉到爸爸的存在了。
 
  直到知道爸爸受伤,原本一点小小的砸伤,却因为疏忽或者说是为了不耽误为我积累买房子的钱,那么一点小小的伤口在今天感染得那么厉害。
 
   突然之间,我感到我从来没有与爸爸距离这么近,我能听到爸爸的呼吸,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了我的呼吸和爸爸的没有一点区别;我能听到爸爸的声音,因为那恰恰是我自己的声音;我能感受到爸爸脚上传来的疼痛,因为我爱他,正如他爱我那么深远。
 
   我也从来没有这么真切的感受到爸爸在我生命中如此的重要,虽然我很早就知道我在爸爸生命中的重要。
  
   亲情原本就是不用承诺什么的,因为我爱爸爸,同样他以更多的爱来爱着我。
  (写于2008年11月,献给我的父亲)(文/崔兆园)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