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98期
我们能!让伟大成为可能
   ■ 罗杰

 
    明天将会怎样?

  对于未来的预期,学术界总是有着乐观和悲观的对立论调,但大家在根本方向上有着一致的看法———中国经济发展模式必须要通过加快要素结构升级,通过人力资本提升、技术提升以及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完成从“要素驱动型”向“价值驱动型”转变。

  而在这个转变和探索过程中,鹰牌,这只独行特立的鹰再次早起飞行,尝到了甜头。对于整个陶瓷行业而言,鹰牌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参照的案例,它更是一个成功的现象。 

    鹰牌凭借一次烧微晶石,实现了浴火重生的奇迹。

  我们习惯于将目光聚焦到成功者的光环上,但甚少去注意他们前期的躬身努力。事实上,鹰牌的人才储备梯队建设,基于精细化制造的分工程序,在业内都属罕见。“我们的机制是要每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中成为最佳,并不去苛求所谓通才。”林伟坦言,鹰牌拥有的人才外界看来或许奢侈,但也正是这种体系,确保了鹰牌虽历经沧桑,依然保持了以科技研发为安身立命之本的企业传承。

  回顾历史,无数优秀的陶瓷企业都折戟于一次烧微晶石项目。为何偏是鹰牌的晶聚合能够一举成功? “鹰牌现在的团队,是一个比较纯粹的团队,一心只想把产品做好,而不是把重心放在远离制造业本质的一些表现。”有业内同行如此评价。

  或许很少人注意到,鹰牌实质上是最早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的陶瓷企业之一。有趣的是,跟佛陶、唐陶等庞然大物比,鹰牌并非严格意义的国有企业,却体现了民营企业务实性和灵活性的一面。但和绝大多数的陶瓷企业不同的是,鹰牌并非是私营的家族企业,其动荡的上市经历遗留下来的,是规范化的公司制度,以及“透明”的经营原则。

  一个品牌的成熟,无法一蹴而就,需要经年的积淀和对于卓越持续不懈的追求。在鹰牌,具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员工比比皆是,去年荣获总裁特别奖的,就是一位从普工成长为技术专家的老前辈,工龄与鹰牌同龄。“在鹰牌,那些做出突出贡献的员工,那些为鹰牌持续付出的前辈,总能受到大家特别的尊重。”晶聚合,是鹰牌人对于荣誉极度的渴望,绝境求生三军用命的意志,基于自身真实实力的完美怒放。
  同样的,在鹰牌的经销商队伍中,亦不乏父子两代乃至祖孙三代接班代理的案例。从一门生意,演变成了一个可以家族传承的事业,这种沉甸甸的认同和坚守,不是依靠表面热闹的终端噱头可以快速实现的。这得益于鹰牌多年来的品牌口碑、质量重量,当新的概念性产品横空出世,而整个企业的运行法则变得简单纯粹之后;这只鹰也就从此卸下了重负,磨亮了嘴爪,得以一飞冲天。某类产品的创新研发成功,快速实现战略反攻或许有些偶然;但鹰牌的强势回归,则是在文化上实现了自我救赎,完成了统一澄清后的必然结果。

  磨难,对于真正有理想有毅力的人来说,足可以当作上天给予的恩赐。如今的经济复杂性,使得中国制造业已经不能再依靠成本和资源的比较优势艰难求存。拿鹰牌来看,它的确错过了国内房地产市场发展的黄金十年,但由此而积累下来的“全球信赖”品质,却有可能让它在新的一轮竞争中占据有利优势。

  未来的竞争,将由成本竞争全面转入智慧竞争。而中国众多的民营企业,或许还在热衷于轰轰烈烈的内部造神运动之中,浑然不觉如此将泯灭企业内部的创造力,破坏企业信息交流的平等性与真实性,当企业家成功地以“我”的理念完成对“我们”的统治时,亦意味着其危机的来临。

  万科为何受到推崇,王石为何备受尊敬?纵看中国房地产发展的历史,也可谓城头变幻大王旗,各领风骚三五年,但万科以其独树一帜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一直保持着强有力的竞争力。正如哈罗德在《群氓之旅:群体认同与政治变迁》中多次使用过这样一个词“姆庇之家”———“运用本身的向心力,营造出某种程度的秩序,使内部分歧不致太泛滥,而所谓的向心力,包括物质的、经济的、文化的与———最重要的———心理的,并把游戏规则融入信仰与行为的神话与迷思。”

  “姆庇之家”是什么?它最早是源自于肯尼亚基库尤族的一个概念,即孕育、养育基库尤人的子宫和家园,我以为,它亦可以解释成企业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人和机制。进入商业社会以来,众多的企业案例印证了一点,自由企业是推进人类福祉和自由的最佳体制。当然,诚如鹰牌一样,一次次周期性的创造性毁灭在所难免,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伤痕亦有可能变成荣誉。

  团结才是力量,只有将“我能”转换为“我们能”,伟大才能成为可能。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