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98期
拾起那书包的记忆

    往事如风,一切恍如昨日。在这个艳阳高照的季节,在这充满书香味的季节,望着那背着书包的小朋友,那连串的童年时光在脑海不停闪现。是什么撩动了对童年的思绪,是什么牵动了对书包的情节。

    自小在农村长大,没有城里孩子那份幼儿园还得牵着手去的幸福。学前教育,是儿时最开心的乐园时光,那时的我们都很喜欢回答问题。几乎没有不希望老师能提自己起来回答问题的。为了能让老师在众多同学中选自己起来回答,每个同学总是把手举得高高的。但是在所有的人都把手举得高高的时候,如何让老师发现自己呢?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爬起来,身子前倾在课桌上,手用尽力气往前伸。就这么着,争先恐后回答问题的场景在教室里上演,最后几乎是个个孩子能爬到课桌上,把手伸到老师的脸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从上了一年级后,很多人都成了蔫了的花,耷拉着脑袋,尽量往下缩,害怕老师提自己回答问题。

    上了小学二年级后,我就很喜欢看小人书,特别是《三毛流浪记》。但我总归是个完全不认真读书的小孩。那时候我对老师的感觉,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既敬且畏。不说别的,光说上课,我就不像那些调皮的孩子,敢在课堂上叽叽喳喳的。我们那时候,上课期间一般都很安静,但一到自习课或老师不在的时候,那几个调皮捣蛋的男同学就会唯恐天下不乱。这时候他们玩得最多的就是折个纸飞机在教室的上空满天飞,运气不好时,那些正在空中飞的纸飞机还会撞上刚走进教室的老师。这时我们女生总会幸灾乐祸地在心里偷偷笑,因为卫生值日表又有一个星期都不会有我们女生的名字了。

    记得那时候我们班的女生都喜欢跳皮筋,家里都穷,买不起,我们就在下课后跑到学校后面的瓜地里采瓜秧,然后把上面的叶子都拽掉,就这样做皮筋,那时候我在我们班跳的最好了。还有偶尔(仅仅是偶尔)爷爷、奶奶偷偷给个几毛钱就会拿去买“火龙丹”吃,是些炸的用面做的小圆蛋蛋,里面是空心的,一毛钱买十个左右,各种颜色的都有,能买上一次就很奢侈了……还有那种两分钱一碗咸味的瓜子;五分钱一根的冰棍……

    总的来说,那时候读小学不像现在的小孩紧张,我们上劳动课时还可以去地里拔花生,去山上捡柴草,或者是秋收的时候去摘茶籽。我们最喜欢的是摘茶籽,因为把茶籽交给学校之后,到了年底,可以抵扣学费,甚至还可以多赚几毛钱。当然,那时我们的家庭作业也是有限得很:抄抄书本,组几个词、造几个句、完成几道数学题,如此而已。

    那时候读书条件虽艰苦,但没有人觉得是一种苦,而现在条件优越了,但读书却成了孩子们的苦差事。是社会的压力还是心态的问题呢?

    书包,那装满我儿时的记忆,是我一生的快乐的包囊!
 

(黄金霞)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