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鹰牌陶瓷 | 鹰之声总106期
我的风华印记
    一天经过石湾三友岗老街,看到两个小孩在玩吹泡泡,我会心地笑了。如果说吹泡泡是开启我儿时记忆的钥匙,那么鹰牌,便是带给我有无限憧憬的潘多拉魔盒。

    我喜欢石湾天桥(现在拆了)。很小的时候,我上小学必须经过石湾天桥,我很喜欢在桥上玩耍,可以从桥上一直快速往下奔跑而不用花太多力气。桥护栏边种了很多花花草草,虽然我顽皮得翻过栏杆去摘它们以至于连累了屁股兄遭殃。傍晚这里有很多小鸟围绕着电杆飞舞,虽然大人们出于安全考虑吓唬我说这些是蝙蝠会咬人以至于我晚上不再敢来桥上玩。但我还是很爱这座桥,这座属于我儿时快乐的回忆。在记忆中,桥的对面总会有一幅红色的广告彩画,上面有一只鸟,看上去还蛮顺眼的,它便在我记忆中的尘埃中留下了一个脚印。它,便是鹰牌。那年,我7岁。
 
    我喜欢坐在摩托车车头吹风,因为我的笑声也许刺激了他的肾上腺激素使他兴奋从而他开足了马力一路呼啸而过~每次经过宝塔路路口时(现中国陶瓷城路口),印象中的红色广告喷画还是醒目地映入我眼里,但这次好像有点不一样,这只鸟的形象改变了,我心想,这公司真厉害,那么快就开分公司了。后来我问了在鹰牌工作的伯父,才弄懂那是别的品牌的商标。后来我看到更多的鸟,更多的鹰的摸样商标出现在石湾街上。渐渐我才意识到,鹰牌正在被争相模仿,那年,我14岁。
 
    我喜欢画画,幼儿园的时候,我清晰的记得,旁边座位的同学在画沙滩和一些人在游泳。他画得实在太美了,我一边看着一边照着画,可怎么画都没他好看。后来我在学校画,回家也画,终于发现我画得比他好看多了。然而,他已经不再爱好画画,我顿时也失去了动力,没再拿起画笔。
 
    90年代,日本的动画片冲击中国市场,美少女战士,机动战士高达,叮当,一休。日本的画风也激起了我画画的兴趣,我重新拿起画笔,买了漫画书,一笔一笔的临摹,就这一画,画了10年。后来高中选班,自然选了美术专长。考上大学,也很自然选上设计专业,为什么不选艺术专业?因为我很明白,在未来的世界里,设计才是主导。那年,我20岁。
  
    我很喜欢大学。上课,翘课,泡妞,打游戏,赶作业,和老师热烈地讨论,参加比赛,看着师兄毕业典礼,让师弟来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那年,我23岁。
 
    面对设计,也就是面对材料。材料不外乎两种,天然的,人造合成的。天然的越来越少,人造的新型材料才是未来的主导,所以,我选择了瓷砖,选择了鹰牌。
 
    经历了考研,败在美帝的字符后,我进入了鹰牌。我又回来了儿时熟悉的地方,石湾。这里的建筑虽然变化很大,但人文情怀却一直还在,看着儿时熟悉的一张张面孔,老街坊还是热烈的向我打招呼,使我感觉到温暖,这也是热爱这里的原因。
  来了鹰牌后,我才发现,它实在是太可爱了!亲切的同事,大家乐也融融的交流,合作。面对困难,大家一同承担,一同面对。我们挖苦,然后大笑。我们忙碌,然后学习。我们总结,然后感恩。在这里,我可以畅谈自己的想法,在这里,我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在这里,我可以拾取前人的闪光,然后在这里,我会发光。
 
    未来的陶瓷行业,充满着危机,尤其在石湾陶都这里,品牌数不胜数,暗流涌动,明刀暗枪。但有危,就意味着有机。设计营销无疑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净土,它需要我们去开发,去栽培,去收获,然后再去播种,生生不息。未来的鹰牌,还是我儿时印象里的,火红,朝气,飞跃。这年,我25岁。(鹰牌营销中心 唐斯亮)
首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