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
素奢·微水泥
花样年华
森林木歌
水磨京砖
高山岩
抛晶砖
艺术背景墙
研发的力量
2013-08-16

    来源:陶城报                                       作者:罗杰



       谈起中国建陶行业,鹰牌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


       就在去年,东鹏陶瓷掌门人何新明先生的著作《东鹏之道》公开发行。而就在这本纪念东鹏陶瓷40周年,何新明自己入行31年的重要著作里面,几乎一开头便提到了鹰牌,而且丝毫不掩饰对于他们的赞许。


       记得面对我提问时,何新明很诚恳地说:“说实话,东鹏有今天,跟鹰牌有着紧密的联系,可以说是一家兄弟。在东鹏起家的时候,鹰牌是大哥,东鹏向他学习,以他为榜样。那时,鹰牌做的是非常棒,非常优秀。这种相互竞争,相互赶超,也是种好事。”


       作为《陶城报》的第一任社长兼总编辑张永农老先生,每每回忆起《陶城报》历史时,都不忘提及,当初还作为佛陶集团下属企业报的《陶城报》,就是被鹰牌的创新事迹所感动,冲破重重阻力打破门户之见,用头版大篇幅对鹰牌进行了报道——也由此拉开了由企业报向行业报华丽转身的序幕。


       而更有意思的是,《陶城报》的重大变革,亦和新鹰牌的重组调整,在时间轴上再一次戏剧化地重合。鹰牌,不但是中国建陶业发展史上的一个绝佳案例,而从重装上阵以来的种种表现来看,它依然是一个现象级的企业。


       同为中国制造,佛山与东莞最大的不同是,一直遵循自主品牌的发展路线,而提到佛山的产业,首先让人想到的便是陶瓷业和电器业。在佛山的若干家知名陶瓷企业中,鹰牌无疑曾是最耀眼的一颗,甚至一度孤独地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展上,坚守着“Made in China”的象征。


       很多人都在诧异,鹰牌为何能够快速地完成变身。在从未停止的质疑中,鹰牌人从未停止自己的步伐——研发成功一次烧微晶石,攻克了行业多年悬而未决的难题;自主设计全新总部展厅壹号馆,夺得新锐榜年度最佳展厅时全票通过;逆市收购河源陶瓷企业,在行业低谷期快速完成产能扩张……


       有趣的是,在当初回归鹰牌时,林伟并不愿意被外界定性为一个技术型领导,但实际上,鹰牌目前精简的核心领导层总裁林伟和副总裁陈贤伟都是出自研发体系。
很难想象,如果林伟自身不是精通研发,他恐怕也没有勇气大胆授权,为团队创造最宽松最和谐的条件去不惜一切代价研发一次烧微晶石。


       曾几何时,鹰牌在上市之后完全“沦落”为一家“金融企业”,几乎停止了根本性的技术革新,未能推出哪怕一件划时代的产品,加上企业战略定位的混乱,才导致后面困境丛生。曾经信奉“技术至上”的索尼,其研发部门的管理手段被称为“长老型管理”,即不是根据数字指标来对属下进行指示,而是彻底信任、理解和支持部下;从而创造出宽容、自由、豁达的组织氛围;让各部门各司其职且互相协助,公司上下拧成一股绳,形成了良性循环,从而不断地掀起了一次又一次“技术革命”。


       鹰牌研发一次烧微晶石的成功意义,不仅是推出了中国建陶行业的又一件划时代的产品,关键是重新找到了赖以为生、引以为傲的企业灵魂所在——就是不惜一切代价,研发最具附加值的产品。


       曾经有行业资深人士如此评论当年鹰牌的创业元勋庞润流离开鹰牌之后的再创业,“庞总在鹰牌的经销商心目中拥有很崇高的地位,当初他也汇集了一批原来鹰牌的精英,但开发出来的产品却很难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当然,这里面有诸多因素,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庞润流自己开设的工厂缺乏鹰牌体系下那种不惜一切代价研发国际潮流产品的驱动力。”


       在产品研发意识上,索尼的另一位创始人盛田昭夫曾如是说道:“要先研发出产品来,然后唤起人们对这项产品的需求意识。这是杰出企业应有的‘创造市场’的战略意识。我从来都不会委托市场调查,若询问了消费者‘你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后,再根据消费者意见研发生产就已经太晚了。”


       事实上,鹰牌当初执意上马一次烧微晶石的项目,不但和消费者调研毫无关系,甚至根本没有考虑到行业约定俗成般的划分定义。这个举措,在我看来是鹰牌人对于自身研发力量的充分自信所在,也是为了荣誉价值背水一战——正如刘伯承所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只有破釜沉舟的气魄,加上尽在掌握的执行力,方可产生令人瞩目的奇迹。


       而在笔者最近一次到访鹰牌时,看到了副总裁陈贤伟办公室陈列着一排风格各异的新产品,其中引发笔者注目的是一款900X1800规格的通体玉石类产品,无论是工艺还是质感,实属罕见。是否,这又是鹰牌在推出一次烧微晶之后的两年时间里又一力作,笔者暂且带着这份疑问。


       “定下目标后,你会去找100种解决的方法;准备放弃时,你会给自己找到100种客观的借口。”

 

       无独有偶,创造了重组奇迹的乔布斯也追求生产“彻底的产品”,为了寻找生产iPhone4的合适金属素材而足迹遍及全世界的若干角落,连一个镇上的小工厂都不放过,而对设计不满时会不厌其烦地要求改进。


       当然,正如设计在林伟眼里,并不仅仅是指产品设计一样(早在10年前,林伟就提出,陶瓷产业的生产模式与商业模式,包括行业生态,也亟待重新设计);研发,也不仅仅是指对于瓷砖的质地配方进行改良或者演变。


       去过鹰牌总部新展厅的人都觉得,大气、华美,然而主题统一、空间分割合理。虽然亦带有繁复的美感,但没有多余的炫技和不知所云的铺陈。“我们是将它作为一个系统来研发的,包括展厅导购的服务流程、引导参观的路线,都是作为一个整体来思考的。”


       而在行业充斥着各种令人眼花缭乱、似是而非的营销推广的当下,鹰牌的终端活动也仍旧不事张扬,沉稳而卓有实效。“所有的终端推广活动,都是为了便于消费者能更快速、更清晰地认识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所以我们要研发适合他们的方式,但凡与之无关的,或者增加消费者负担的,我们都会选择舍弃。”


       唯有自然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研发至上的鹰牌,则将技术上多年的积淀和习惯,上升为一种企业的管理技巧,冷静和精准地如同外科医生手中的手术刀,明晃晃亮得让人感到可怕。


       商业思想家彼得?德鲁克曾认为,就像80年代日本管理技巧彻底改变了全球制造业一样,中国有能力、也必将发展出一套自己的管理方式。鹰牌或许还谈不上发展出了新颖有趣的治理理念,但至少,它已经开始精明而认真地汲取了自身的特质,延伸了既有的管理技巧。而这,才是鹰牌最值得我们去观察去探究的奥秘所在。


       就在春季陶博会,一家和鹰牌总部展厅斜斜相望的陶瓷品牌,在自己的墙上刷出硕大的广告语来:“鹰牌品质,##价格”。令人莞尔的营销手段,却也从一个侧面传递出对于鹰牌的敬意。


       的确,那些执着研发更美好未来,保持着自我可贵品质的人,永远是那么值得人们尊敬。



文章摘自:陶城报   http://epaper.fstcb.com/shtml/tcb/20130816/vA17.shtml